难忘中国之声—广播传奇]体育评论员宋世雄

0

三年前与宋世雄老师初见,近年来鲜在公众面前出现的他,发已花白、步有蹒跚,面容已有七旬老者的模样。是否接受这次中国之声的专访,宋老师也是思度良久,最终,广播与体育,两个终生割舍不掉的挚爱,让他决定再次在电波中与听众叙叙旧。一张口,依然是高亢的调门、清晰的声音,依然带着那份对体育的冲劲和热情。

痴迷体育,因而有忘我的专注。懵懂的高二年纪,宋世雄就写信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知名体育解说员张之老师,并敢当面大段大段地进行“模仿秀”;在炉渣铺就跑道的先农坛体育场一坐几个小时,仅仅因为喜爱这氛围和气场;将张之的实况解说用符号记录、之后再花费大量时间整理,至今还能如数家珍地把1957年足球世界杯预选赛中国对阵印尼的队员、挨个背给记者听……当年哪儿来勇气、何以坚持?宋世雄解释:从小爱好、就肯钻。

1960年高中毕业进入央广,时隔一年参加第2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,宋世雄解说一战成名,那时他还不满21岁。年轻,是优势、更是压力。初创时期的体育组,只有宋世雄、张之、黄继辰、陈文清四个人,却承担着每年近40场体育转播、每周固定三次体育节目的重任。作为一名高中毕业生,宋世雄要补的课太多。三九天到东长安街体育场练习基本功、节假日包括每天晚上休息都在拿着报纸自言自语、同在北京却一年见不到母亲几次……努力的“果”众所周知,而经历的“难”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唯有对体育的痴迷,让他吃苦、也是甘之如饴。

八十年代,曾最让国人骄傲的女排五连冠,宋世雄饱含激情的解说从未缺席,他甚至被女排姑娘们当做“福将”,每逢打硬仗、必须要穿赢球时穿过的那件衣裳。长时间与姑娘们一起摸爬滚打、跟队采访,运动员训练中的每一幕都深深烙入了他的脑海。听郎平亚锦赛艰难战胜日本队后畅谈六小时,不想练了,但是真舍不得;看张蓉芳训练中倒地只能自己爬起来,因为主教练说,要付出超人的代价才能取得超人的成绩。赛场上的字字句句融入了情感,解说也自然有了人性化的温度。81年女排锦标赛夺冠后,宋世雄收到了成千上万的听众来信,感谢他如火山爆发般的语句,传递出了女排坚韧不拔的拼搏精神。

很多事经不起岁月的漂洗、会在流年中变成苍白,尤其是新闻报道,更是常常稍纵即逝。但宋世雄曾经的那些酣畅淋漓的解说,却已作为中国体育史上独特的标志,凝固成了激荡几代人情怀的集体记忆。

高亢激越,热情澎湃,宋世雄,这个中国体育界标志性的声音,几十年来出现在各种大大小小的赛场上,深深地印刻在几代人脑海里。鲜为人知的是,宋世雄的解说之路,是从写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封信开始的。

宋世雄:偶然的机会,操场大喇叭,听了体育比赛实况,在学校操场就能知道先农坛的体育比赛,非常感兴趣。

上世纪50年代,张之等老一辈解说员开创了体育转播的先河。这让年少的宋世雄倍感新奇。模仿张之的语音语调,背诵解说词,到了痴迷的地步。

宋世雄:张之老师所有的转播我都做记录,传球一个箭头,曲线带球。写了封信,张之给我回了一封信。穿着毛蓝布的衣服见的我,我说特别喜欢转播,我就学了一段。张之老师说,声音很好,但是做作。体育解说需要文化知识,还是要多学习。

高中毕业后,宋世雄终于如愿以偿,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体育组。1961年第2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,年仅21岁的他第一次坐在了转播席上,紧张得手直抖。

宋世雄:第一次转播很紧张,尽管我信心很强,经常练。上去以后完全不像自己想象的,手发抖。张之老师一只手一直放在我的后背上,很温暖。

尽管一战成名,但对于没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宋世雄来说,口若悬河的解说背后意味着无尽的磨练和加倍的努力。

宋世雄:苦到难以想象的地步。练习基本功。熟悉体育、练习口齿、表达能力,无冬历夏,没有什么家的概念。

1981年世界杯女排赛,姑娘们奋勇拼搏,终于赢得三大球的第一个冠军。而宋世雄的现场解说,也成为关于那次女排夺冠最激动人心的回忆之一。

宋世雄:说,我们胳膊断了腿断了我们也要上。和他们接触过程受到很大感染,当时我讲了一句话。诗人们,你们写一首诗吧,作家们,你们写一篇文章吧。歌颂我们女排的姑娘们。我的嗓子都嘶哑了,看到五星红旗升起、听到国歌的演奏。

从业五十年,两千多场赛事。宋世雄见证了中国体育从无到有的辉煌。在赛场上,他以饱含激情的解说,让国人从体育的视角重新认识了世界。